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体 > 8岁白血病男孩的梦:我想回学校写作业想和同学一起玩(组图)
 

8岁白血病男孩的梦:我想回学校写作业想和同学一起玩(组图)

【论文时间: 2021-11-18 06:48

  但很快,他就懂事地自言自语:“可是我生病了,以后不能吃肉,不能喝酸奶,不能吃方便面,烧烤和各种好吃吃(指零食)都不能吃了”

  听到孩子的央求和“自我检讨”,孩子的爸爸聂明新、妈妈王变化眼圈红了。这对满脸憔悴的夫妻叹着气,回忆起儿子生病近一个月来的痛苦经历。

  聂明新夫妇来自山西晋中市寿阳县宗艾村,夫妻俩以务农、打零工为生,聂文琦是夫妻俩的第二个孩子,“我们当时已经有个十来岁的女儿。老婆38岁才有了我儿子,是典型的中年得子,我们全家格外激动。”聂明新回忆起儿子2007年冬天降生时的情景,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  儿女双全,夫妻俩种地、打工格外有干劲。“虽然经济和精力上有点吃力,但我们真的很快乐。”聂明新说,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2010年,厄运开始降临这个家庭:老父亲、老母亲开始生病,花费一二十万元后,分别于2014年、2013年去世。

  “先在寿阳县人民医院检查的,血液检查26项,只有3项正常。”王变化说,当时丈夫有事外出,她带着儿子去的医院,看到那异常的检查结果,听到医生立即联系省儿童医院血液科,她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
  当天,寿阳县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,阴沉的天气宛若这位无助母亲的心情。“我觉得天都塌了,忍不住哭起来。”王变化说,她哭的时候,懂事的儿子也哭着说“妈妈,你不要哭了,你一哭我也想哭。妈妈,我爱你和爸爸、姐姐。可是,你说我麻烦不?我也想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健康快乐地成长,可是就是不行,这下又得花你们好多钱了(孩子之前进行过疝气和牙齿矫正等治疗,知道住院要花钱)。”

  听了儿子的话,王变化更是泪如雨下,但她只能安慰着自己和儿子,希望儿子在省儿童医院里得到一个好的检查结果。

  10月26日,聂明新夫妇带着儿子住进了省儿童医院,当天就拿到了诊断结果,“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据说患病率只有十万分之一,我们太不幸了,简直是晴天霹雳!”聂明新说,捧着那张薄薄的诊断书,他和妻子心头仿佛压上了千斤巨石。

  11月16日,经过北京相关医院的确诊,聂文琦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(中危)。

  当然,化疗会带来恶心、呕吐、脱发、口腔溃疡、乏力等副作用。为补充营养,增强儿子的免疫力,聂明新在医生要求下,为儿子购买了一种标注有“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”字样的奶粉,“一罐400克,338元,每两天吃完一罐。”

  为保证儿子饮食的卫生与营养,夫妻俩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30平米大的房子,“每天我们轮流给孩子做饭、送饭,化疗期间有短暂的出院时间,我们可以带孩子去出租屋住几天。”聂明新说,白血病患儿的每次感染都很危险,他们每天要多次对孩子进行护理,比如,饭前饭后的口腔护理等。

  “孩子头发慢慢落了,每天起来,床上都一层头发。”为了让孩子接受脱发的事实,聂明新特意请来一名理发师,给孩子剃了头发。

  “医生和我们说了,治疗白血病,没有大几十万是不行的,遇上感染等情况,花费可能上百万。一些家里经济条件好的,都去北京的大医院治疗了;经济条件差的,治不起的,就放弃了。”聂明新说,他和妻子这几年来给老人治病、安葬,花了不少钱,但他实在不能放弃儿子的治疗。

  为了照顾孩子,夫妻俩晚上休息时,一个在病房门口打地铺,一个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小憩。吃饭时都是在出租屋简单做点,胡乱塞几口,“只要填饱肚子就行。我老婆都累得上火、流鼻血了。”聂明新说,大学刚毕业的女儿尚未找到合适的工作,但为了帮父母分担重任,目前暂时在一家广告公司打工。

  即使想法设法地节省,但儿子住院近一个月来,花费已经超过8万元。“你看,我花了8万多,买了这一堆纸。”王变化翻出一沓医院收费单据无奈地说,孩子非常聪明、懂事,常常自责又要花费父母很多钱,“养了8年了,这么好的一个活生生的孩子,怎么能不治疗?!不管有多难,我们都不放弃!”可是,说起至少40万元的巨额治疗费用,夫妻俩又一筹莫展。

  与以往化疗后的沉默寡言或心情烦躁不同,小文琦今天的状态不错,他饶有兴致地讲起自己在学校的事情,“我最喜欢写作业了,每次放学,我赶快写完作业,就和同学一起骑自行车玩。放暑假的时候,我也是先把作业写完才玩呢!我现在的愿望就是,赶快治好病,回学校和同学一起上学。我还喜欢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旅游”

  当很多调皮、爱玩的孩子把写作业当作负担时,这个病床上的孩子却把写作业当成自己最喜欢的事,可是他不知道,他面临的是漫长的治疗

  即使顺利,两年半的化疗之后,还需要继续吃药3年,“5年是个坎儿,如果饮食、营养方面不注意,要是感染或感冒了,还是很危险。大约10年才能比较平稳。”聂明新说,他租住的房子附近有一所小学,他每天回出租屋给孩子做饭时,看到那些上下学的孩子,就忍不住要落泪:“我儿子也曾经这样,每天戴着小黄帽上下学,可是,现在,他不能去学校了”

  聂明新拿出儿子在病房完成的一些绘画作品,其中一幅画上,孩子画出了自己的学校和同学回校读书,是他最大的愿望。

  回校读书,和同学一起玩耍,一个多么简单的梦想和愿望!可是,在白血病的魔爪下,小文琦的这个愿望变得那么遥远。

  为了让小文琦告别医院,重新回校读书,本网记者在此呼吁:所有爱心人士,请您伸出援助之手,让无数的爱心汇聚起来,为小文琦筹集起40万元的医药费。您的爱心,将托起孩子这个简单的梦想和愿望。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